讓我們一起冒險去──《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》第一季


身為史蒂芬金的粉絲(雖然不是狂熱型的),卻直到現在才看完《怪奇物語(Stranger Things)》第一季,我感到非常慚愧。不過別誤會,這部影集並非出自史蒂芬金之手──不是他的作品改編,也不是由他編劇──而是向包含他的作品在內的八零年代流行文化致敬,還獲得了史蒂芬金本人的好評推薦

致敬的部分就不多說了,一方面是我對於八零年代的經典元素認識有限,另一方面是網路上已經有很多專業的比對文,完全不需要我來班門弄斧,這篇文章主要想談的是在懷舊之外、在劇情之內,一些令人激賞的布局與安排。

首先要提的當然是「龍與地下城(Dungeons & Dragons)」,雖然我沒有實際玩過,但這款桌遊可是鼎鼎有名,影響了後來的很多電玩遊戲。而在《怪奇物語》裡,DnD不僅是故事的開場,更是整部影集的核心,小至魔神(Demogorgon)的形象,大至顛倒世界(Upside Down)的理論,皆是源自於此,我們甚至可以將整部影集視為一場「龍與地下城」的「冒險」。

其次則是人物的塑造,整部影集裡最顯眼、最動人的角色,當屬薇諾娜.瑞德(Winona Ryder)飾演的喬絲.拜爾斯(Joyce Byers),從發覺小兒子威爾(Will)失蹤時的驚慌與自責,到與小兒子以燈泡溝通時的瘋狂與自信,再到前往異世界搜救小兒子時的堅決與勇敢,把一個焦慮又神經質的母親演得維妙維肖。相較於女兒被搶走而發瘋的泰莉.艾芙斯(Terry Ives),喬絲可說是幸運得多,有大兒子喬納森(Jonathan)和警長吉姆.哈普(Jim Hopper)相信她,並一起為找到威爾而努力,讓她不致因孤軍奮戰而陷入瘋狂。

警長吉姆.哈普的部分就布局得比較長,最初的幾集只透露了些許端倪:他有藥物上癮的狀況、他的女兒已經過世。這兩件事顯然有其關聯,但我們必須到最後兩集才會知道,哈普的女兒究竟是怎麼死的,還有他為什麼會對威爾的失蹤如此上心(當然不是因為對威爾的媽有興趣啦),我想未嘗沒有彌補遺憾之意。

其他人物的個性、想法、價值觀也都各有著墨,缺門牙的達斯汀.亨德森(Dustin Henderson)愛吃得好可愛,相當討喜;南西.威勒(Nancy Wheeler)這個角色也很有意思,乍看之下她就是個很典型的青春期少女,功課優等,很少讓父母擔心,但在面對愛情的時候,難免會有一些衝動和叛逆。片中曾透過她的好友芭芭拉.「芭兒」.霍蘭德(Barbara "Barb" Holland)和喬納森之口,點出南西「想要成為別人」,我的理解是在同儕圈子裡,交男友(並且和他做「身體交流」)似乎是一件很酷、很與眾不同的事,交一個校園風雲人物男友更是能極大的滿足虛榮心,所以即便她的家教和她的道德觀都告訴她這樣不對(別忘了這是八零年代的高中生),她也還是這樣做了,所以芭兒才會說「這不像是妳」。不過,南西在結尾的選擇讓我覺得有些諷刺,儘管心底瞧不起母親為了生活安定,而不是為了愛情與父親結合的做法,她自己卻也做出了一樣的選擇,繼續和家境不錯、長得也還算帥的史帝夫.哈靈頓(Steve Harrington)在一起。

我很喜歡這部影集處理「回憶」的手法,藉由某些聲音或畫面來連結過往回憶,「現在」的某個景象勾起記憶中的相似場景,不僅貼近現實且絲毫不顯突兀,更有現在與過去相互呼應的效果。尤其是最後一集,哈普警長進入顛倒世界尋找威爾,在陰暗、死氣沉沉的異空間裡,憶起過往和女兒相處的點點滴滴,虛實交錯之間,滿滿的父愛撲面而來,令人動容。

故事最後,四個男孩再次聚在一起玩「龍與地下城」,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,但是鏡頭帶到一旁空置的小床(11號躲在麥克.威勒家時睡的地方),卻又明白昭示著有什麼改變了。這是對於首集故事開頭的呼應,也是對於下一季/下一場冒險的預告……



個人喜愛度:★★★★

【相關連結】
怪奇物語這裡看(Netflix)
Share on Google Plus

0 回應:

◎感謝來訪,歡迎分享你的想法!
◎勾選「通知我」可以避免遺漏後續回覆的訊息
◎別忘了留下大名、連結等資料,我才有機會多認識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