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柯普雷的翅膀》之托馬日記


作者:AKRU
出版日期:2009年01月12日
購買日期:2009年01月30日
閱讀日期:2009年05月03日(二次重讀)

○月╳日
莎夏失蹤已經三個多月了。雖然猜得出她前往何處,但沒有半點消息傳來,實在讓我非常擔憂。我不明白,莎夏為何要拋下一切,前往福爾摩沙島?那不過就是個未開化的蠻荒之地,即使再美,也並非神之土地。
難道,她是對英國的生活感到厭倦?還是……她察覺了我的心情?

○月☆日
今天,我收到了一封古怪的信,信中寫著一個神話故事,還有兩句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文字:「花期將至,羽翼將展。」但最令我訝異的是,寄信者的署名,竟是近百年前引發討論後旋即消聲匿跡的F氏──拉達.佛朗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是誰的惡作劇嗎?我直覺這封信和莎夏有關。
我決定前往福島一探究竟。

╳月△日
終於到達福島台灣府,也和馬牧師見過面了,但還是沒有莎夏的任何消息。
馬牧師替我查到,傳說中F氏曾經到過的部落,可能就位於福島中央的山脈地帶,路途不但遙遠且危險,若是沒有嚮導,絕對無法前往。
為了找到莎夏,我豁出去了!

╳月○日
不敢相信,我的嚮導竟然是個九歲的小女孩!九歲!
而且她還不太會說我們的語言。
我覺得有點不安,這一路上,真的沒問題嗎?

╳月☆日
福島的脊樑,美得讓人說不出話來。
這一路上,我見識到了小嚮導斗斗的神通廣大,從帶路、潛水到捉魚,甚至精通不同部落的燃煙訊息,簡直是無所不能。馬牧師說的沒錯,我再也不敢懷疑她的能力了。
只是,夜晚黝黑的森林裡,似乎潛藏著許多常識理解範圍外的力量,我覺得毛骨悚然。

☆月○日
有驚無險地,埔社到了。番人們完全不如我想像的粗俗無禮,而是純樸熱情得令人幾乎招架不住,村長也大方應允願意幫我打聽莎夏的消息,這真是太好了!
但是,那個埔社的第一勇士亞奧,好像對我有著莫名敵意,感覺不太愉快。

在宴會上,聽村長說了壁掛刺繡上的故事,是關於埔社部族遷移的經過,故事中的引路智者小女孩,讓我有點在意。不過,在枕邊賽跑的老鼠群們,讓我無暇專心思考,也沒辦法睡個好覺……

P.S.在這人生地不熟的遙遠山中,能遇到同是白人的伊比斯先生,讓我鬆了一口氣。

☆月╳日
斗斗到底是何許人也?她是何時消失的?
我絕對不會就此放棄!

☆月△日

那個夜晚的事,不可思議得彷彿是一場夢境,到現在我還覺得如履雲端,我不敢輕易向任何人傾訴,沒有人會相信我的經歷吧。
我似乎失去了什麼,又好像明瞭了什麼。
帶著一股淡淡的懷念與失落,我乘著風、迎著浪,逐漸遠離那座神秘且奇妙的小島。

我想了一天,該要如何下筆,卻沒有自信能夠針對書中的議題(不管是人們的狹隘觀點、古福爾摩沙的生態,或是其他),做深入又精僻的討論;後來想到本作中的第一個章節就叫做「托馬日記」,故事裡也時常以主角自言自語的旁白方式(方框的部份),來敘述情節進展。於是我就試著模仿托馬的口吻,寫成這篇半日記形式、半介紹情節的文章,也盡力不爆結局雷,希望可以略微表達故事的有趣之處一二。

封面的構圖是整本書裡我最喜歡的部份(當然故事本身也不遑多讓),交錯著現實與幻想,古老木桌上容納著各式各樣的東西,好似昭示著一切都是由筆、由紙、由書而生,既夢幻又美麗,令人難以忘懷。

另外,書中還有一個地方很特別,我想應該不是我孤陋寡聞、少見多怪吧?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36頁挑夫黃平的頭髮畫法,有些近似於印章陰刻法的表現手法,後來再讀更發現到很多地方都用了這類方法(包括托馬的背心、斗斗的衣服內裡等等),平常看漫畫好像很少見到這種畫法,非常有趣。

【延伸閱讀】
第22期心得(逆轉讀書會)

【相關連結】
柯普雷的翅膀(博客來網路書店)
柯普雷的翅膀線上試閱
泰坦飛行靴(作者AKRU的個人部落格)

Share on Google Plus

0 回應:

◎感謝來訪,歡迎分享你的想法!
◎勾選「通知我」可以避免遺漏後續回覆的訊息
◎別忘了留下大名、連結等資料,我才有機會多認識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