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屆聯合報文學獎 短篇小說大獎〈貓病〉/黃麗群

※ 建議先讀完〈貓病〉(此連結已失效),再看以下的文章。

我想這就是緣份吧,兩年多前的得獎文章,竟然就這樣意外出現在我眼前,就這樣讓我讀完(不然,還能怎麼解釋,為何它沒有和其他小說的連結一樣,被我存進暫存文件中,留待日後再讀?),甚至留下了滿心顫慄。

〈貓病〉的故事情節並不複雜,也沒有賣弄什麼寫作技巧,只是以單純的日常景象、尖銳細膩的用字遣詞,便將一個女性幽微曲折的複雜心理,給細細描繪了出來。獨居女子撿回了一隻柔順懂事的小貓,瞞著房東悄悄養在房間裡,為牠取名妹咪(「妹」的唸法同「美」),陪伴彼此渡過寂寞的每一日。但貓兒年紀漸長,無可避免地開始發情,雖然不致鬼哭神號,但嗚嗚咽咽的聲音,仍讓女子擔憂會被其他房客發現。於是,她帶著貓兒,前往鄰近的獸醫院,卻不料就此引發了潛藏在心底深處的糾結情感。

我想,女子並不是愛上了那名獸醫,而是孤單久了,又發現原本和自己同病相憐的貓兒,竟能夠得到自己略有好感的男子,那全心全意的專注對待和溫柔的撫觸,內心忍不住交織了滿滿的羨慕與嫉妒。如果自己也是隻貓那該多好哇,如果自己也能得到這樣的專注和溫柔,就像抓回了早已逝去的青春。

一再地傷害貓兒(讀得我好心痛),只因為這麼做,才有勇氣和理由去見那位獸醫。這種心理轉折,讓我忍不住想起那則著名的犯罪心理測驗:在丈夫的喪禮上,未亡人對丈夫的朋友產生好感,當晚,她動手殺死了自己的孩子,因為只要再辦一場喪禮,就能再次見到那個男人。多麼殘酷瘋狂的理由啊。

至於結局,我們或許可以解作女子因嫉妒與破滅,而動手殺了自己鍾愛的貓兒;但我寧可認為,她是因為太過羨慕,太想成為妹咪,才內心扭曲地誤以為這麼做,便可以和妹咪「合而為一」。(其實不管怎麼想都不會改變結局啦,只是人總是愛為自己、為別人找藉口、找理由,而我又覺得全然的瘋狂比全然的冷酷容易接受,所以……)

整篇文章裡我最愛的一句是:「吹風機吹出又鬆又香滿地滾的一球小玩意」,活靈活現啊!
Share on Google Plus

0 回應:

◎感謝來訪,歡迎分享你的想法!
◎勾選「通知我」可以避免遺漏後續回覆的訊息
◎別忘了留下大名、連結等資料,我才有機會多認識你!